翻译经验 | 在企业做in-house译员是怎样一种体验?

翻译研究 | 以事件为中心构建翻译思想史

2018年12月4日 admin 0

对一个学科进行思想史的挖掘和梳理,是促使该学科成熟和发展的必由之路,翻译思想史的研究价值不容忽视。翻译学在我国虽然已经获得独立学科地位,但“翻译学科在国内依然处于边缘位置”。

纽约时报文摘 | 中国三季度GDP增6.5%,创近10年来新低

我为何翻译《西藏的感动》

2018年11月30日 admin 0

熊育群创作的长篇纪实作品《西藏的感动》在意大利出版了,它一面世就受到了意大利读者的欢迎和喜爱。这是一部创作于20年前的作品,作者只身去西藏游历与探险,五次大难不死,几乎走遍藏区。他以自己的生死经历书写了一段传奇故事。《西藏的感动》至今读来仍然令人怦然心动。

翻译研究 | 柔石翻译小论

翻译研究 | 柔石翻译小论

2018年11月25日 admin 0

自1949年以来,J.P.雅各布森的小说尚无汉译出版,但早在1936年,翻译家伍光建就选译了他的长篇小说Niels Lyhne,译名为《尼勒斯莱尼》,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而193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丹麦短篇小说集》中,则收录了J.P.雅各布森的短篇小说《芳斯夫人》,译者署名“金桥”。

翻译家 | 谁最先用“莎士比亚”之名?《贼史》是哪部小说?

七位翻译家获中国翻译界最高奖

2018年11月25日 admin 0

在2018年11月19日举办的2018中国翻译协会年会上,7位翻译家获得了中国翻译界的最高奖——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这7位翻译家是阿拉伯语翻译家仲跻昆,日语翻译家刘德有,西班牙语翻译家汤柏生,德语翻译家杨武能、宋书声,波兰语翻译家易丽君,法语翻译家柳鸣九。

翻译研究 | 如何翻译The Banality of Evil

翻译研究 | 如何翻译The Banality of Evil

2018年11月7日 admin 0

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 所著《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f the Banality of Evil》一书副标题中的the banality of evil在该书中文译本中有两种译法:“平庸的恶”和“平凡的恶”。

翻译研究 | October surprise与“十月惊奇”

翻译研究 | October surprise与“十月惊奇”

2018年11月1日 admin 0

临近十一月的中期选举(mid-term elections),美国发生一系列新闻,都可能对选举结果产生影响。这类多在十月发生,对十一月的选举产生或可能产生影响的新闻事件有一个政治术语名称:October surprise。

翻译研究 | Caravan与“大篷车”

翻译研究 | Caravan与“大篷车”

2018年10月28日 admin 0

数千来自中美洲国家洪都拉斯的移民正浩浩荡荡前往美国与墨西哥边境,试图从那里进入美国。美国媒体将这支移民大军称为caravan,海内外华语媒体将其直译为“大篷车”。

英语写作 | 给电子邮件中的7个常见陈词滥调换个新花样

翻译研究 | 翻译不好是因为母语不好吗?

2018年10月23日 admin 0

英语和我们母语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呢?最近因为德国汉学家顾彬的一番话,让很多人开始思考翻译水平到底取决于母语还是外语能力,顾彬言之凿凿,认为翻译质量不高是受母语技能的限制,但母语不好的人英语能好吗?受母语能力限制其实也就是受英语能力的限制。

美国文化 | 美国为什么如此重视宗教自由?

翻译研究 | 你想的是Freedom/liberty,说出来的是“自由”

2018年10月23日 admin 0

朱维铮教授在一次关于自由主义的研讨会上指出:古汉语里,“自”“由”两字互训,联成一词似初见于唐修《隋书》。以后列朝的诗歌小说,便常用“自由”一词,形容率意径行的举止。他进而指出,晚清改革思潮的推动者都好讲“自由,” 尤其是在西书中译层出之后,表明他们的“自却由” 理念已接受西方诠释。

英语词汇辨析 | 在英文合同中,article与clause谁的范围大?  

翻译研究 | 英文合同的词汇翻译特征

2018年10月23日 admin 0

要做到正确 地理解和书写英文合同,首先必须了解它的用词特点。合同语言属于法律语言,英文合同在语言上力求用词严谨,表述准确,尽量避免可能出现的对合同内容或条款 的误解或曲解,确保合同的严谨性、准确性和权威性。

翻译家 | 他们曾为中国人翻译了整个世界

翻译家 | 他们曾为中国人翻译了整个世界

2018年10月22日 admin 0

现在中国人翻译外文书,品种全、数量多、速度快。然而,其中有些翻译的质量,就让人有些尴尬了。每念及此,倒是越来越怀念翻译前辈以及他们翻译的书,他们往往学贯中西、才气纵横,以一种魔术般的“通感”,完成文学翻译这一项“不可能的任务”,同时又隐匿于文字幕后,为作者做嫁衣,为读者开路,有着成人之美的君子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