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圣经,美国穆斯林或双性恋公职人员如何宣誓就职?(附视频)

微信公众号:田间小站

众所周知,按照传统惯例,美国当选总统需要手按《圣经》宣誓就职。可能有不少小伙伴会以为这是有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要求的。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一传统只不过是因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开启手按《圣经》宣誓的先河,加上迄今为止绝大多数美国历任总统都是基督徒,所以手按《圣经》宣誓就职就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当然也有少数几位美国总统在宣誓时并未选择手按《圣经》,具体原因本文在此不再赘述。

…but no religious test shall ever be required as a qualification to any office or public trust under the United States.
合众国政府之任何职位或公职,皆不得以任何宗教标准作为任职的必要条件。
——《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第六条

不仅总统如此,美国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当选议员们按传统也需要手按圣典宣誓就职。虽然美国历任总统绝大多数都是基督徒,但人员众多的议员们就不一样了。

在美国2018年中期选举中,明尼苏达州民主党的伊尔汉·奥马尔(Ilhan Omar)成为美国国会中第一位穆斯林女性议员,而她的前任明尼苏达州众议员凯斯·埃里森(Keith Ellison)则是美国国会第一位穆斯林议员,值得一提的是凯斯·埃里森本出身于天主教家庭,后来在大学读书时才皈依伊斯兰教。除此之外,奥马尔还是第一位索马里裔美国议员,她20多年前作为难民来到美国。

对于伊尔汉·奥马尔议员,经常阅读《时代周刊》的小伙伴们应该不会陌生,《时代周刊》2017年9月18日刊的封面人物就是她:

圣经凉凉,美国穆斯林或双性恋公职人员如何宣誓就职?(附视频)

作为穆斯林,伊尔汉·奥马尔与凯斯·埃里森一样,显然不能手按《圣经》宣誓就职,这个时候就只有搬出穆斯林的圣典——《古兰经》了。

有人肯定会觉得奇怪,美国不是一直和穆斯林恐怖分子不共戴天吗?怎么会允许议员手按《古兰经》宣誓就职呢?这确实是个问题,当年凯斯·埃里森手按《古兰经》宣誓之后就立刻引发了不少人甚至包括其支持者的口诛笔伐。如保守派权威媒体人士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就在其专栏中批评这一举动,其称:

America, not Keith Ellison, decides what book a Congressman takes his oath on.
是美国,而不是凯斯·埃里森,决定众议员手按哪本书宣誓。

尽管存在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美国从建国之初就和伊斯兰教紧密联系在一起。追溯至美国建国初期,北非穆斯林国家摩洛哥是第一个承认美国独立的国家。为此,美国与摩洛哥还签署了一份协议,在这份协议中杰斐逊总统明确表示美国不是一个基督教国家。

杰斐逊总统对《古兰经》也并不陌生,他自己就拥有一本。凯斯·埃里森2006年宣誓成为国会议员时所使用的就是当年杰斐逊总统珍藏的《古兰经》。

说完穆斯林议员,下面我们来说说双性恋议员。同样是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候选人基尔斯滕·西内玛(Kyrsten Sinema)当选亚利桑那州参议员,成为美国首位公开双性恋身份的参议员。

基尔斯滕·西内玛选择的则是手按美国宪法。尽管相关发言人称这一选择仅仅是因为西内玛非常热爱宪法,但人尽皆知,长久以来基督教皆认为同性间性行为不合《圣经》的性规范:

Do not lie with a man as one lies with a woman; that is detestable.
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
——《利未记》18:22

If a man lies with a man as one lies with a woman, both of them have done what is detestable. They must be put to death; their blood will be on their own heads.
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利未记》20:13

根据美国宪法规定,美国副总统兼任参议院议长一职。因此尽管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憎恶非异性恋者(详见《时代周刊》文章Here’s What Mike Pence Said on LGBT Issues Over the Years:http://time.com/4406337/mike-pence-gay-rights-lgbt-religious-freedom/),但不得不主持基尔斯滕·西内玛参议员的宣誓就职仪式。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基尔斯滕·西内玛宣誓就职时的画面。从视频中可以看出,生性幽默的西内玛在宣誓前处处逗笑,但迈克·彭斯却看起来很不自然,略显尴尬。

窥一斑而知全豹,从这些非传统身份公职人员的宣誓情况,我们既可以看出美国文化的包容性,又可以发现美国多元文化中夹杂的强烈社会撕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如何处理好此类问题,考验着美国的现代社会治理能力。

打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