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钟把你美哭的外国地名翻译

分分钟把你美哭的外国地名翻译

2018年5月24日 fateng 0

地名翻译就跟给孩子起名儿一样,好听的名字,一叫就会爱上。有一些外国的地名,经过名家之手,翻译出来的感觉甚是美妙,虽不曾去过,但光听这个名字,就令人神往。

翻译研究 | 刘军平:探析西方翻译理论发展的特征

翻译研究 | 刘军平:探析西方翻译理论发展的特征

2018年5月23日 fateng 0

“翻译”这个本来语义非常简单术语,在不同人的心目中,产生的共鸣和反应竟如此不同。它可以指一种活动,一段历史、一种产品、一种过程,一种身份、一种功能,甚至一种隐喻。此外,翻译作为一个蓬勃发展的产业,一项方兴未艾的学科,正在不断拓展着其丰富的涵义。

翻译研究 | Just saying与意译

翻译研究 | Just saying与意译

2018年5月23日 fateng 0

可见,一些时候可以从原文起到的作用入手进行翻译,而不必拘泥于表达本身的用词——缓和了语气又符合语境的译法就是just saying的优选译法,有没有“说”并不重要。

翻译家 | 翻译界大神列传之诗译英法唯一人许渊冲

翻译家 | 翻译界大神列传之诗译英法唯一人许渊冲

2018年5月22日 fateng 0

他认为中国的传统诗词在吟诵的时候是很美的,那么翻译成外文也一定要做到这种感觉,所以许渊冲提出了一个“三美论”,即“意美、音美、形美”,和中国近代思想家严复所提出的“信、达、雅”有异曲同工之妙。

英译射雕:黄蓉点了八道菜,翻译两眼冒金星

英译射雕:黄蓉点了八道菜,翻译两眼冒金星

2018年5月22日 fateng 0

黄蓉点菜甚是精彩,什么“梨肉好郎君”、“花炊鹌子”、“鹿肚酿江瑶”令人眼花缭乱。这么复杂的菜名,《射雕》英文版译者Anna Holmwood一定饱尝了“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的滋味。我们不妨读一读王晓辉先生的《换一种语言读金庸(五)》,看看这些菜名是如何翻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