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2018年5月19日,英国王子哈里与美国女演员梅根·马克尔在温莎成婚。尽管这场婚姻不太可能对今后英国王位继承带来大的影响,但婚礼本身仍备受民众的瞩目。英国国家档案馆的几位档案管理员通过馆藏文献,为我们再现了英国历史上三场王室幼子女的婚礼。本文编译自英国国家档案馆官方博客。

自从去年宣布了哈里王子与梅根·马克尔将于今年5月结婚的喜讯以来,民众兴奋不已,并寄予了许多期待,关于婚礼的新闻和对婚礼方方面面的猜测也层出不穷。

对王室婚礼感到兴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英国国家档案馆所藏的文献显示,人们自古以来并不仅仅只关注王位继承人的婚礼。和哈里王子的婚礼一样,他们弟弟妹妹的婚礼也是大事一桩。

王朝与外交

在过去社会精英之间的婚姻,家族利益和关系的分量远远比爱情重得多。在位君主的子女正是如此,他们的婚姻被用来巩固国王与国内显贵的关系,或者被用来缔造与邻国统治者的纽带。尽管如此——或者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婚礼仍然需要大肆庆祝一番。

1251年,英格兰国王亨利三世与王后普罗旺斯的埃莉诺第二长的孩子、长女玛格丽特和年仅11岁的苏格兰国王亚历山大三世成婚,他们的婚姻显然就是为了王朝利益。

在中世纪,苏格兰和英格兰是由不同王室所统治的独立王国。但作为山水相连的邻邦,维持亲善敦睦还是很重要的,而联姻就是重要的手段之一。不仅婚姻本身能让两个王国结为秦晋之好,而且有可能在下一代人中,其所生的子女会成为英苏友好的化身。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亚历山大三世的玺章(背面)(SC 13/H22)

玛格丽特和亚历山大尚在襁褓,他们的父亲就约为亲家。1249年7月,亚历山大的父亲去世,年仅7岁的新国王还不能亲临朝政。亨利三世非常希望能对一帮摄政的苏格兰贵族施加影响,因此敦促两人尽快成婚。良辰吉日选在了1251年的圣诞节,地点在约克。

英国国家档案馆藏有大量亨利三世时期的文献,这些档案提供了许多有关婚礼策划和准备的记载——据历史学家Kay Staniland统计,亨利三世档案中有130份不同的御令与婚礼有关。亨利三世爱女情深,自然希望能办好长女的婚礼。当然这也是一个重大的外交场合,容不得一点马虎。

在编年史史料的配合下,本馆档案能勾勒出一幅近八百年前王室婚礼的精彩画卷。编年史家马修·帕里斯当时可能在约克出席婚礼,他记载有大批权贵、骑士和教士从英格兰和苏格兰前来,“使得这场重要婚礼的祥和气氛变得更加盛大夺目”。除了英格兰和苏格兰的贵族,亚历山大三世的寡母玛丽·德·库西也带着一批法国贵族,从法国前来参加婚礼。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国际活动。帕里斯称,出席贵族人数之多,衣着之浮华,“如果一一细数出来,恐怕就会令人惊叹、厌烦了”。

教会编年史家常常用夸张的修辞来进行道德说教,但国家档案馆所藏的文献可以印证帕里斯的说法。7月底,皇家法院开始就婚礼供应问题发布指令。大量牲口、野味和鱼被下令运往约克,以备婚宴之用。这些指令其实并不简单:牲口可以在市场上买,但之后还得安排饲养照料一段时间,然后才进行宰杀;野味必须在相应的季节进行狩猎;鱼要进行捕捞和保存;活鱼要放在专门挖的池塘里,这样捞出来才新鲜。光是约克郡郡长就订了1000只母鸡、300只鹌鹑、30只天鹅、20只鹤、25只孔雀、50只家兔和300只野兔;此外他还得从王室森林总管那里接收野味,并安排把它们都运到约克供婚宴使用。

密函卷轴中对地方官吏准备婚礼的命令(C 54/64 m.1)

除了这些山珍海味,还必须烤制不计其数的面包,并采购香料、杏仁和糖。这里没有提到采购蔬菜和水果——这倒不是因为人们不吃,而是它们产自王室地产上的农场,因此不必去买。

中世纪婚宴需要饮葡萄酒,这得大量采购。和蔬菜水果一样,王室领地也产麦芽酒,所以也没有提及。但葡萄酒就是另一回事了。为王室采购葡萄酒的人名叫罗伯特·戴克,他采购所需葡萄酒的任务十分艰巨,不仅要从11个不同商人那里购买葡萄酒,还需要安排从伦敦经海路将这些酒运来。这些酒一共耗资逾200英镑,折合今天超过10万英镑。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伦敦及米德尔塞克斯财政卷轴的一部分,其中包括支付35英镑11先令5个半便士用于将葡萄酒从伦敦运到约克 (E 372/96)

除了参加婚宴之外,宾客们还得打扮一番,而他们都没有英格兰王室穿得讲究。王室服装总管彼得·德·柴斯波克和王室裁缝们没日没夜地工作,以交出所需的材料。亨利三世、王后埃莉诺、玛格丽特本人和她的两名侍女都订制了新的礼服。王储、玛格丽特的哥哥爱德华及其同伴都得到了新的无袖外罩和束腰上衣。密函卷轴中订单明确要求无袖外罩须饰以国王徽章,而且“如果有条件的话”,就用金线制成,“如果没有的话,就用鲜红色的布料,上面绣上金色的豹子……而爱德华的无袖外罩要覆以白鼬皮,其他人的则覆以合适的皮毛,雌鹿皮或松鼠皮”。此外,亨利三世也掏钱买了许多礼物送给两位新人,包括长袍、珠宝、床以及装它们的箱子。

尽管婚礼筹备得很仔细,但还是出了纰漏。来的宾客太多,以至于住宿的地方都不够了——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司仪官在为各自主子寻找下榻之处时发生了冲突,两位国王及约克大主教的官吏不得不介入,解决贵族之间及贵族仆人之间的纠纷。大伙的情绪显然非常激动。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令状卷轴记录了向多名皮毛商人付的款项,用于购买婚礼所用的皮毛(C 62/28 m. 13)

与今天的王室婚礼一样,这场婚礼也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包括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国王在内,大批贵族的到来在约克及其周边地区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据马修·帕里斯记载,有人担心大批普通民众想要围观婚礼,可能会在狭窄的街道上造成危险的拥挤。为了避免发生事故,婚礼在早上进行,比原定的时间更早。

不过中世纪的王室婚礼在一些方面和现代迥然不同。在婚礼当天,亨利三世自掏腰包,给亚历山大5000马克作为女儿的嫁妆。几天后,因为亚历山大在婚礼上求情,英格兰国王大赦了许多杀人犯。

年轻的玛格丽特对这场盛大的婚礼以及自己即将成为苏格兰王后有什么感想,我们并没有相关记载。但作为国王的长女,玛格丽特想必已经知道自己将年纪轻轻就被送去外交联姻,而且至少她与亚历山大三世年纪相仿,可以一起成长。尽管她搬到了苏格兰,她和夫君仍与父母保持密切联系。的确,亨利三世以照顾这对新婚夫妇为借口,积极干涉苏格兰内政,之后引起了一些矛盾。

但这些都是后话。这场婚礼本身是奢华的宴饮、崭新的服饰、贵族平民的祝福以及欢庆——甚至八百年后我们还能通过国家档案馆所藏的档案略见一斑。

被遗忘的王子和他的米兰新娘

For Lionel his sonne with theim to send,

The duke his doughter of Melayn for to wed,

Promysing then hym so to recommend,

That of Itale the rule sholde all be led,

By hym and his frendes of Italye bred.

15世纪的编年史家约翰·哈丁写下这段诗句,纪念英王爱德华三世次子、克拉伦斯公爵莱昂内尔与帕维亚领主兼米兰公爵加莱亚佐·维斯孔蒂之女在1368年春末的短暂婚姻。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一幅19世纪的绘画,临摹的是威斯敏斯特教堂爱德华三世墓的克拉伦斯公爵安特卫普的莱昂内尔青铜像

这场婚姻是英格兰与米兰达成的同盟的一部分,上面的诗句甚至宣称这场婚姻将成为英格兰国王主宰意大利的基础。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维奥兰特·维斯孔蒂与哥哥吉安·维斯孔蒂的画像,绘于1380年之前

事情并非如此,但莱昂内尔与维奥兰特·维斯孔蒂的婚姻使英格兰王室在意大利北部获得了一个重要的支点,有助于增强爱德华三世在整个西欧的外交宏图。

可惜的是,虽然这场婚礼铺张奢华,维奥兰特还带来了10万弗罗林的巨额嫁妆(约合15万英镑,折合今天近550万英镑),但随着几个月后莱昂内尔离奇暴毙,这场婚姻所带来的好处也就烟消云散了。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条约卷轴中有关领取10万弗罗林嫁妆的记录:最上面一条记录显示,托马斯·德·戴尔爵士和沃尔特·德·巴德斯被授权清算并接受米兰领主加莱亚佐·维斯孔蒂支付的嫁妆,日期为1368年3月1日和6日(C76/51 m.7)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克拉伦斯公爵莱昂内尔的代理人托马斯·德·戴尔的收据和印章,上面是国王给沃尔特·德·巴德斯的56英镑8先令11便士,外加米兰领主加莱亚佐给公爵结婚用的17500马克(折合11500英镑,约合今天420万英镑)。伦敦,1368年5月20日(E 42/233)

这场发生在皮埃蒙特山区罕为人知的王室婚礼本可以让莎士比亚和马基雅维利书写一番的。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这场婚姻为什么会发生,要从一场英格兰—佛兰德斯重要联姻的失败讲起。

爱德华曾为四子兰利的埃德蒙争取到了与佛兰德斯伯爵路易·德·马莱的独女兼继承人的婚约。这是一笔相当丰厚的外交红利,可以让英格兰控制一个有着传统经济政治联系的地区。

这场婚姻需要教宗特许,因为两位新人是近亲。教宗乌尔班五世担心英格兰王权进一步扩张,不愿意予以特许。

这样,爱德华不想让好不容易得到的佛兰德斯联姻落空,开始进行另一项计划,以“说服”教廷改弦更张。

教廷的头号敌人、维斯孔蒂家族的米兰公爵就这样登场了,教廷和米兰公爵曾为了争夺领土,经常爆发激烈的战争。

1366年7月20日制诰卷轴中的一条记录(C 66/274 m.35)显示,赫里福德伯爵以及杰出的骑士、皇家特使尼古拉斯·塔姆沃思爵士被指派与加莱亚佐缔约,为莱昂内尔或其弟埃德蒙与加莱亚佐的女儿维奥兰特订立婚约。

谈判非常顺利,加莱亚佐派代表到伦敦,于1367年5月15日在条约(见下图)上加盖印章。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米兰公爵加莱亚佐·维斯孔蒂任命彼得·德·曼德罗和斯佩罗内·德·孔科雷齐奥出使英格兰,为克拉伦斯公爵莱昂内尔和维奥兰特·维斯孔蒂订立婚约。任命状中有丰厚嫁妆的细目,不仅有大笔的现金,还有阿尔巴和库内奥等多座皮埃蒙特城镇送给加莱亚佐未来的女婿。日期1367年1月19日(E 30/240)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英格兰和米兰联姻条约的条款(E 30/247)

爱德华希望这一外交动作本身,或者再配合对意大利教宗国的军事压力,也许能让教宗特许他期待已久的佛兰德斯联姻。

可能只要威胁允许英格兰雇佣兵在雇佣兵队长约翰·霍克伍德爵士的指挥下为维斯孔蒂家族服役,就足够了。霍克伍德可以说是14世纪意大利最为成功可畏的英格兰雇佣兵,因他的军事才能名利双收。他也参与了英格兰—米兰联姻的谈判。

奉命与爱德华三世缔结婚约的米兰大使斯佩罗内·德·孔科雷齐奥(左)和彼得·德·曼德罗的印章(E 30/247)

与此同时,准新郎也准备好于1368年4月初从英格兰登船,从多佛尔出发。国库令状卷轴(E 359)中的一条记录证实他随行的一大帮子人共有457名显赫的英格兰骑士和侍从以及1280匹马。

将公爵、随行人员和马匹运到加来需要52艘船,显然不是件便宜的事,渡人花了173英镑6先令8便士,此外还要花106先令8便士渡马。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总检察官的花名册,任命罗伯特·德·惠特尼和其他25名士兵护送克拉伦斯公爵莱昂内尔前往米兰(C 76/51 m.8)

对准新郎和随行人员而言,经法国和意大利西北部抵达米兰的旅程本身就是将来奢华婚礼的一道高级开胃菜。

准新郎一行在途中受到了法王查理五世和萨伏伊伯爵阿马德奥六世的热情接待,法王还宣布要给莱昂内尔及其随从价值2万弗罗林的礼物(约合3000英镑,折合今天逾100万英镑)。

莱昂内尔最终于5月27日抵达米兰,他的队伍已经非常壮大,因为他与约翰·霍克伍德爵士的英格兰雇佣兵一起进入意大利。

新郎已经到了,婚礼就被安排于几天后在圣母大教堂举行。婚礼可能是在教堂中门下进行的,这样米兰市民和贵族就能见证这一盛大的场面。

之后就是18道菜的奢华婚宴,以及人们慷慨地赠予两位新人礼物,好几位编年史家都记载了每一道菜和每一件礼物。

其中有一道菜就是浇上细葱酱或泡菜酱的野兔和小山羊,和它一起的礼物是6匹骏马(佩戴镀金马鞍,饰以加莱亚佐和莱昂内尔的徽章)以及6套盾牌、长矛、钢盔和其他物件!就连莱昂内尔的7名家臣都收到了精美的礼物,包括镀银腰带、比武用马和金线织物。

尽管婚宴气派奢华,这对夫妇并没有像童话里那样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因为在仅仅四个月后的1368年10月17日,莱昂内尔就死了。当时有些人认为他是死于宴饮无度。

但莱昂内尔忠心耿耿的副手爱德华·拉·德斯潘塞则认为,他的主公是被做东的米兰人故意毒死的。

为了给主公报仇,德斯潘塞拒绝交还送给莱昂内尔当作嫁妆的城镇和城堡,并纠集英格兰雇佣兵连队在意大利北部对维斯孔蒂家族开战。

尽管德斯潘塞最后与加莱亚佐握手言和,他的怀疑或许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但如果真的是有人作祟,那更可能是教宗国代理人或维斯孔蒂家族的其他敌人干的。

不管死因到底是什么,莱昂内尔的英年早逝令爱德华化解与教廷外交僵局的努力无果而终。由于害怕耽误了女儿的前程,佛兰德斯伯爵不情不愿地开始与法国商谈联姻。

1369年6月19日,路易的女儿玛格丽特与法王查理五世的弟弟成亲,爱德华的外交战略遭到最终失败。

要是莱昂内尔没有死,并有机会在意大利北部一展军事政治才能的话,后来的情况可能非常不同。

但爱德华三世并没有因为这位不出名的儿子早逝,而改变他对提升英格兰王室地位的热忱,直到他去世。这一点至少肯定能让他在历史上占据一个更受尊敬的地位,这无疑是他配得的。

斯图亚特情人节

为了写给我们的王室婚礼系列博文写稿,笔者查阅了我们有关伊丽莎白·斯图亚特公主与莱茵的普法尔茨选侯腓特烈五世的婚礼档案,这场婚礼于1613年情人节在伦敦的白厅举行。伊丽莎白后来成为波西米亚王后,乔治一世的外祖母。哈里王子是她的十一世孙。

伊丽莎白是苏格兰兼英格兰国王詹姆士六世及一世的长女和第二个子女。她于1596年生于福克兰宫,在她7岁时,父亲和整个家庭就搬到英格兰继承王位去了。按照王室子女的传统,她是在自己的府邸长大的——先是在沃里克郡的库姆修道院,在“火药阴谋”被挫败后,她搬到了基尤的一栋“小宅子”里,更加便于宫里的人来访。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波西米亚王后兼普法尔茨选侯夫人伊丽莎白、普法尔茨王子腓特烈·亨利和波西米亚国王兼腓特烈选侯腓特烈五世。西蒙·德·帕斯所作的线雕铜版画,制作于1614年之后。

和大多数王子公主一样,伊丽莎白还很小的时候人们就对她的终身大事进行了认真的研究与商谈。可能的人选包括日后的瑞典国王、北安普顿伯爵、日后的萨伏伊公爵和鳏居的西班牙国王。1605年策划“火药阴谋”的人也想立伊丽莎白为傀儡女王,并让她嫁给一个天主教徒。然而,新教徒腓特烈五世的提议最终被接受,以平衡伊丽莎白的弟弟(日后的查理一世)有可能通过联姻与天主教国家形成的同盟。

伊丽莎白和腓特烈在婚礼前四个月首次见面,我们从礼宾主管约翰·菲内爵士的一份记载中得知了一些个人的细节。这份记载于1656年出版,我们有一份该版本的手抄副本,是他在19世纪的一名继任者所作。菲内记录到:

前来迎娶伊丽莎白小姐的莱茵的普法尔茨伯爵在宴会厅【被引见】给国王、王后、王子和公主;他在那里对国王陛下简单致敬并送上第一份致辞,然后向王后行礼并亲吻她的手,向王子敬礼,然后转向公主(有人发现直到这时她都没有正眼看过他)。他停下来触摸她的裙摆,当他们的手握到一起时,他被公主殿下吻了一下,不久他们就都回到私人住所了。

准新郎和准新娘在见面之前就通过书信——但他们都只有16岁,可能还有些羞涩,这是可以理解的。他们的关系在接下来的几周不断发展:当时留下不少书信的约翰·张伯伦评论道,腓特烈“不喜欢比武、打网球、和王子一起骑马……只喜欢和她聊天……”

伊丽莎白的监护人哈林顿勋爵掌握着伊丽莎白府邸的账目;当笔者查阅婚礼前后一个月的账目时,有一条记录尤其引我注意:

付款给一名药剂师,购买独角兽角和圣蓟水,供公主殿下多次使用——四十八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伊丽莎白公主的开支:哈林顿勋爵的账目,1613年(E 407/57/2)

剑桥大学大学的一篇博文认为,“独角兽”角可能是海象牙、犀牛角或独角鲸角,被当作一种解毒剂的成分。购买这种物品或许说明,在“火药阴谋”之后,宫里越来越担心有人行刺。张伯伦在给英格兰驻威尼斯大使达德利·卡尔顿爵士的信中也流露出了这样的气氛,他提到伦敦城中为婚礼的筹备工作戒备森严,“让人怀疑当局是不是得到了有人借机造反的线报……”

1612年11月,伊丽莎白心爱的哥哥亨利王子因伤寒去世,给婚礼蒙上了一层阴影——但婚礼毕竟是大事,不能耽搁太久。人们对哪些外国大使被邀请了,以及更重要的问题——哪些没被邀请争论不休,也为婚礼横生了不少枝节。

婚礼的开销部分出自自由地产保有人的封建税收,共计20500英镑。但这还抵不上整个婚礼的花费,总计53294英镑,外加伊丽莎白公主价值4万英镑的嫁妆。根据我们最近更新的货币转换系统,这笔钱要一个熟练工匠干上将近190万天才能挣出来。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伯克郡新温莎三名自由地产保有人的名字,他们拖欠了给公主婚礼的封建税收,还有一个原本是白色的皮套,里面有婚礼的日程安排(E 179/75/330)

这笔花费中至少有2800英镑是用于在婚礼前一天在泰晤士河上举办海上比武大会,会上包括:

35艘大型的轻帆船、划桨船、加莱赛战船、克拉克帆船以及许多其他小型船只,它们都精心装饰修整一番,以至于我认为从来没有人从伦敦桥上见过这样一支舰队,此外还有四座燃放烟火的浮动城堡,陆地上还有阿尔及尔城和港口的模型。

张伯伦记载道,国王和宫里的人对这一表演并不是很感冒,因为他们只是互相开火——而且致使多名参赛者严重受伤,包括一人双目失明,另一人痛失双手:这算是乐极生悲了。

婚礼前后还举行了盛大的烟火表演和化装舞会,由于预计届时将有大批观众拥挤,妇女们被禁止穿戴鲸骨裙撑。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王室公布的账目:里面为婚礼的准备和庆典支付了好几笔巨款(E 351/1808)

和现在的婚礼一样,新娘的穿着尤其引人注目。张伯伦在给达德利·卡尔顿的姐妹爱丽丝的信中对婚礼当天进行了一番描述。他写道:

新人的衣着光彩照人,应接不暇,晃得我都没办法注目观看我所希望的十分之一。新郎和新娘都身穿银线织成的礼服,上面镶着很多银制饰物,她的群裾由13名淑女(或者至少是贵族的女儿)抬着,后面还有5、6个没有办法进前来:她们衣着都与新娘相似,只是没有那么华丽。新娘的头发长长地下垂,头上戴着一顶非常华丽的冠冕(第二天国王说这顶冠冕价值1百万五先令硬币)。

但他对国王的穿着却很挑剔:

国王和王后紧随其后,王后一身白衣,却很舍得戴珠宝;国王的帽子上有一根羽毛,身穿西班牙斗篷和长筒袜,我觉得有点别扭。

菲内在书信中写道,国王、王后和王子戴的珠宝价值多达惊人的90万英镑。

张伯伦并没有省略婚礼上在我们看来最私密的部分——圆房。

第二天上午,国王前去看望这对在圣瓦伦丁日结婚的小夫妻,仔细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成为了他的驸马,并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英国文化 | 历史上的三场英国王室婚礼

政府档案·国内卷:国王在婚礼次日进行检查(SP 14/72 f46v)

婚礼后庆典还持续了几天,许许多多的游行和化装舞会把国王和不少廷臣搞得筋疲力尽。1613年4月,伊丽莎白跟着新婚丈夫离开英格兰前往欧洲大陆,从此过上了跌宕起伏的生活;直到她的侄儿查理二世复辟,她才回到英格兰。几个月后,她于1662年去世,安葬于威斯敏斯特教堂,备极哀荣,但这仍然不能于五十年前她婚礼铺张奢华的庆典相比。

(配图来自原博文。廖平 编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