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国际化:难过翻译关

“《夜奔》被译成“Running in the Night”,这是说在晚上跑步,锻炼身体,有益健康吗?《宇宙锋》翻译成The Cosmic Blade,是在说星际战争系列吗?”日前,一篇《戏曲也走国际范儿?先把翻译关过了吧!》的吐槽文章在微信朋友圈爆红,引发了众多关注,作者直指当下戏曲翻译中存在的种种尴尬,令戏曲行内人也格外叹服。

戏曲国际化:难过翻译关-《夜奔》被翻译为Running in the Night

奇葩翻译让外国观众笑场

《戏曲也走国际范儿?先把翻译关过了吧!》是北外大二学生陈璐和一位大四师姐共同写的,由一个名叫“花影重门”的微信公众号首发。陈璐称,自己也是“忍无可忍”才写了这篇文章,“我们经常去看戏,发现翻译是个大问题,词不达意是最常见的,有的时候带外国朋友去看戏,他们经常会被那些英文翻译弄得笑场,我们也觉得好尴尬。”

说起平时看到的奇葩翻译,陈璐简直是“如数家珍”。“一般的剧名,如《牡丹亭》《甘露寺》《三岔口》什么的翻译起来还比较省事儿。可一旦剧名里掺杂了人名、事件,英文剧名就热闹了,比如《单刀会》讲的是关羽单刀赴会的事儿,前面是龙潭虎穴、生死未卜,满眼江水都是流不尽的英雄血,可英文翻译成《Lord Guan Goes to the Feast》,感觉剧情就是一个乡下土财主混进上流宴会发生的种种喜剧,一下就泄了气儿。”

在陈璐记忆里,还有些京剧剧名的翻译,只是把汉字、词语翻译成对应的英文,再拼凑起来。比如,把《四郎探母》翻译成《The Fourth Son Visited His Mother》(第四个儿子去看他的母亲),《贵妃醉酒》翻译成《Drunken Concubine》(喝醉了的小妾),“这些简单粗暴的翻译与剧情难以联系到一起,自然让不懂戏曲的外国观众一头雾水。”陈璐说。

戏曲翻译中的种种奇葩现象,听起来是个乐儿,却不能一笑了之。由北京京剧院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合作成立的京剧传承与发展(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李嘉珊说:“很多外国人认为中国的京剧就是猴戏、武戏,就是因为它们没有语言障碍,但是近些年来,文戏‘走出去’的工作越来越受到重视,戏曲翻译的工作也显得尤为紧迫。”

今年年初,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来华演出,剧团艺术总监格雷戈里·道兰在采访中也曾提到,他发现“中国有以汤显祖为代表的非常丰富的戏剧遗产,但这些在西方世界并不为人所知,就是因为这些作品很少被翻译成英文。”

只看戏文不看戏,译不好

京剧名家张火丁2015年带着《白蛇传》和《锁麟囊》走出国门,到美国纽约林肯中心演出,场场爆满。张火丁美国之行的成功,背后的翻译团队功不可没。这个团队主要由中国戏曲学院国家文化交流系负责英语教学的教师组成,中文部分也请了戏曲方面的专家和美国密歇根大学的汉学教授作支撑。

中国戏曲学院的程艳老师回忆,她们的翻译经历了几个步骤:首先对中文戏文本身加以理解,看录像,看彩排,进行翻译并修改,然后再将文本转换成字幕。为了减少错误,她们会反复观看戏作,“因为只看戏文会发生歧义,不看戏不知道其中的内涵,只有看戏才能对各个细节有所把握。”

意译还是直译,始终是戏曲翻译中争论不休的议题。在翻译《白蛇传》时,中外合作的团队内部就出现了分歧。中方的英语教师认为在翻译时要翻译出意境和对仗性,而外国专家则主张将每一个中国字都翻译出它原本的意思。《白蛇传》讲述白素贞怀孕那一段,许仙说她怀有身孕,中方教师主张翻译成“get pregnant”,外国专家则主张逐字逐句地翻译成“body pregnant”。程艳说,起初她不同意这样的译法,“因为在英语中没有人这么说”,但又觉得这样的翻译“反映了戏文最原始的内容”。

陈璐还举了一个例子。京剧《惜·姣》改编自《水浒》中阎惜姣的故事,但它的英文名字却不是简单翻译成人名,“这个团队在翻译中注重对意境的把握,《Death Do Us Part》的剧名翻译让人想到中文的‘至死不渝’,浪漫中又多了一分对爱情的坚贞。”光是一个剧名的翻译就让她对这部戏有了很多好感。

戏曲翻译的难点有很多。“翻译者不能求全,不能太贪,要突出重点,否则很多核心的东西和最需要表达的东西就会被弱化。这种取舍不是某句翻译中字数的多少,而是整个翻译中的一种策略,是原则的取舍。”程艳说。

外国专家频现“字幕组”

小剧场京剧《碾玉观音》的英语剧名翻译为《A Love Beyond》,从剧名就可以看出男女主人公的爱情超越生死,也让陈璐佩服得五体投地。导演李卓群介绍,该剧的翻译工作主要由北京语言大学和美国大学的汉学专家联合完成。
如今,引进外国汉学专家加入翻译团队,已成为戏曲界的流行做法。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也十分重视昆曲的翻译工作,几乎每部大戏都配有中英文字幕。院长李鸿良说,他们大量聘请国外专家进行翻译工作,包括来自英国、爱尔兰等国的专家等。

去年9月15日,《北京京剧百部经典剧情简介标准译本(中英文版)》在伦敦发布,该译本的编撰工作由京剧传承与发展(国际)研究中心组织,集合了北京京剧院的表演艺术家,英国专家,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经济学、传播学、中国语言文学及英国语言文学专家,携手合作,目前已出版了汉英对照、汉德对照、汉日对照等版本,下半年还将出版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韩语的版本。

国外专家的引入为戏曲翻译注入了新鲜血液,也让最终的译本更加符合海外观众的需求。程艳说:“不管是剧目选择还是翻译策略,我们想把优秀文化传播到西方国家,就要考虑西方观众的接受度。”不过,国外戏曲翻译工作者辈出,而国内翻译人才则比较缺乏,要培养既精通外语又熟悉戏曲的翻译人才,还需要得到剧院、文化传播机构和学校的充分重视。可以说,戏曲翻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