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走了,欧盟将如何对待英语?

斯卡平克:英国退欧后,欧盟日常交流仍会使用英语。但欧盟官员将随心所欲地使用英语,不会再有英国人纠错。

庆祝英国“退欧”公投的人中包括法国政客,他们认为这是法语取代英语成为欧盟官方语言的大好机会。“英语在布鲁塞尔失去了合法性,”法国南部小镇朗格多克贝济耶(Béziers)的市长罗伯特•梅纳尔(Robert Ménard)表示。

英国走了,欧盟将如何对待英语?

但是,英语不会从布鲁塞尔消失。英语不靠英国的作用(或者说没有作用)占据至高无上的地位已有数十年。但英国曾经是海上霸主、随后美国主导全球,这意味着英语是全世界雄心勃勃的人们学习的语言。

掌握一门外语需要付出一生的功夫。人们不会轻易放弃一门语言而去学习另一门语言。在欧盟机构内,无论官方政策如何规定,丹麦人都不会使用除英语外的其他语言跟波兰人交谈或写邮件。正如一些人所提出的那样,如果欧盟开始坚持让新员工说法语或德语,应聘者会急剧减少。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英国退欧对欧盟官方语言没有影响。欧盟内公职人员所讲的英语已经背离了英国标准英语,正如一份题为《欧盟出版物中被误用的英语单词和表达方式》(Misused English words and expressions in EU publications)的出版物所表明的。这份文件列出了近100个单词和表达方式,称欧盟官员们用错了。

这份由欧洲审计院(European Court of Auditors)发表的文件称:“多年来,欧洲机构发展出一套有别于其他公认的英语形式的词汇表。”例如,欧盟文件使用“实际”(actual)一词来表示“正在发生”,而不是指真实(real)或现有的(existing)。

他们用“确保”(ensure)来表示“提供”(provide)的意思(“向罕见疾病的患者确保全民优质医疗”)。他们用“准时”(punctual)来表示“临时”(occasional),比如“准时专家小组会议”。应聘者不是出现在“甄选小组”(selection panels)面前,而是接受“陪审团”(jury)的面试。

有关不当用词的这份汇编流露出气恼。但是,就像满怀希望的法国政客一样,它误解了语言的角色。人们使用语言不是为了遵守规则,而是为了交流。

这份语言使用指南似乎也接受这个观点。它表示,它并不试图“规定人们在各自的总司内部如何讲话或撰写”。

但是,它称,欧盟英文报告的受众群体是英国人或者爱尔兰人,“因此应该遵循一套符合英国和爱尔兰用法的标准”。

好吧,一旦完成了退欧谈判,英国将离开欧盟,留下爱尔兰人试图阻止不当使用英语的趋势。他们人数太少,不足以引起重视。欧盟官员将可以召开他们的“准时”会议,而没有人告诉他们用词错误。

欧盟官员为了适应自己的习惯而改变英语用法,这很正常。当使用不同母语的人一起合作时,他们常常会发展出一种共同语言。

这种通用语被称为“洋泾浜”(pidgin)。在《社会语言学:语言与社会简介》(Sociolinguistics: An Introduction to Language and Society)一书中,彼得•特鲁吉尔(Peter Trudgill)把“洋泾浜”定义为“没有母语使用者的通用语言”。在失去英国的欧盟里,该定义可以很好地描述欧盟英语。特鲁吉尔称,“洋泾浜”往往从使用者的母语中吸纳词汇。这便是欧盟把“实际”当作“现在”使用的背景。这很可能出自法语。

特鲁吉尔称,“洋泾浜”往往是基础语言的简化版。欧盟英语实际上相当复杂——这很可能是因为多数使用者在学校学习了这种语言。但是,在口语中,你确实会碰到特鲁吉尔提到的简化版:非英语母语者在第三人称单数动词后面常常忘了加“s”(例如,he often call meetings)。

英语如今被广泛使用于没有母语者在场的外交和商务场合。英国退欧后,欧盟将越来越多地出现这种情况。日常交流仍然会使用英语。但是欧盟官员将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英语用法。不会再有英国人站出来告诉他们用错了。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8327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