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 | 在间谍情报机构操作密码电台是一种怎样的工作体验?

一个来自密码电台操作员的故事

六十年前在国外无线电传输基地工作的一名工作人员,分享了他在密码电台工作的故事。虽然故事隐藏了电台和操作人员,但里面透露了密码电台操作的基本流程,这些流程大多没有变,只是现在的传输技术水平有所提高,有些密码电台现在还在使用类似的技术。

了解密码电台和复杂的情报服务,今天,电台小叔BG5WKP 带你走进这些密码电台幕后的英雄。

六十年前在密码电台工作与在中波广播电台工作没什么不同。我所在的电台位于二战旧海军基地,是一座由双层连接围栏围成的建筑物组成,为了安全起见,我们由当地的老司机驾驶着卡车带到这里。

Foreign Broadcast Intelligence Service, January 1945
Foreign Broadcast Intelligence Service, January 1945

在建筑内部有一个车间,车间内有两台20000瓦的中波、短波发射机、晶体振荡器、一个在隔音间中的唱片播放器以及记录仪。建筑外是装有对数周期天线,菱形和偶极偶极子的天线农场。没有“圆顶”,因为这是很久以前的卫星通性基地。

我和妻子住在距离电台所在地约一英里的地方,通过家后面的道路前往该电台工作,通过电台的每个门口要进行安全检查,下班检查通过后我可以安全回家。

我的工作是严格按照时间表进行,在正确的时间选择适当的频率,调整发射机和电压,我要播报的内容都在播放时间表里,进播音室,然后通过麦克风用适当的语速播报已经安排好的五组数字组成的消息。这一切都是直播,据我所知,没有录音。

所有从这里发送的信息都传输给本国深入敌对国家的间谍机构。然而,这些消息通常只是一次性的数字。相关间谍机构知道电台播放的一个特定的音乐信号,这些信号会告诉他们是否需要实际记录该信息(换句话说就是确认这段信息是否是“真实”的)。播放的音乐不正确,他们就会关闭接收器,忽略这个接收到的密码信息。他们会录下正确的音乐,从他们的一次性密码本的副本中解码,然后按照说明进行操作。

就技术能力而言,在电台工作不需要比在中波广播电台工作具有更多的技巧。在这个复合体内工作的每个人都被分配了最高的秘密以及具体到手头的工作。我们都是具有高技能的人员(我之后继续从事工程职业),能够做得更复杂的任务,但在密码电台工作只是具体的一项工作任务,对我来说很简单。

在这里工作最兴奋的就是遇到蛇。一天晚上,一名警卫射杀了我见过的两种最长的毒蛇,长六至七英尺。后来把它们挂在内部的12’链条围栏上。我认为当时射杀的守卫几乎心脏病都会吓出来!另一个故事也是关于蛇的,这条蛇不知怎么溜进了电台,然后进入一个大的发射器当中,并缠绕其中一个终端放大器管上保持温暖。当我们打开电源开关之后,这条蛇就被煮熟了,当然也没有像烤鸡一样闻起来那么香。

除此之外,这只是一份工作。这些信息都是由别人在其他地方提前准备好的,并按照规定时间递送给我们。我们都有得到高层的通知,但是我们从来不知道我们把这些信息发送给了谁,或者这些信息要表达什么内容。这种工种的分隔是所有密码电台的相同之处,都是为了保护信息的安全。

我经常想这些消息的意图…这些接收人员他们感觉如何,他们在哪里…无论他们是在一个阁楼、棚子还是搁浅在某个地方抄收了我发送的一个信息,这些信息关乎很多人的生命安危,我非常小心地做好本职工作。

在密码电台的工作人员既不是英雄,也不是恶棍。大多数情况下,这是战时,我们的工作。这是一个困难且有时有危险的工作,我们的家庭也经常处于危险之中。这些压力都长期的存在于这些家庭中。

虽然你可能复制密码电台的信息,但是当时他们传输所针对的间谍机构的信息将不会使用你今天(甚至当时)拦截的任何方法。其技术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是,即使在今天,密码电台仍然是在限制区域内向间谍机构提供隐蔽信息的最简单的方法之一。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