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读者》翻译成The Reader对吗?

如有问题,或者需要其他资源信息,请随时

By 曾泰元

中央电视台的“中国诗词大会”于春节期间暴红,回响热烈。接棒的“朗读者”以不同的形态延续了这股人文热潮,未登场就让人翘首企盼,播出以来更是广受各方好评。我没有掌握好节目信息,错过了第一集,事后才得知我仰慕的翻译大师许渊冲先生现身节目,深感扼腕。还好现代科技弥补了我的缺憾,让我有机会上网“补课”。

接下来的每一集,我都早早地就守在电视机前,通过篇章的文字,沉浸在朗读者的故事里,跟着他们一起感动。然而总有个小东西横在眼前,让我想不注意都难──节目名称“朗读者”附上的英文翻译The Reader,从一开始就一直困扰着我。

《朗读者》翻译成The Reader对吗?

“朗读者”的英文是reader吗?我第一次看节目时,心里就冒出了许多问号。reader是个基础的英文词汇,有几个常见的意思,而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作为教材的“读本”,第二个想到的也马上浮现,是阅读书报杂志的“读者”,这大概跟我的专业背景与兴趣爱好有关。我是个词典学(lexicography)研究者,深知内省(introspection)并不可靠,这样单凭自我的思索可能主观偏颇,也容易有所遗漏,于是我便打算翻查基于语料库(corpus-based)、有客观证据、以科学方法编纂、英美出版的“高阶学习词典”(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

高阶学习词典,或可理解为帮助大学水平以上的非母语人士学习外语的词典,词典的收词量适中,规模略等同于《现代汉语词典》,不会过于深奥专业,大体上与节目的调性类似。“朗读者”这个节目诉诸一般民众,中等文化水平的人应该都能理解接受。节目名称也平实易懂,就是“朗读的人”,并没有高深的学问隐含其中。基于这样的认识,高阶学习词典恰能发挥它应有的角色与功能,因此我的词语求证由此入手。

目前市面上主要的高阶英语学习词典有六,依其第一版出版的先后顺序排列如下:

(1) Oxford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牛津高阶学习词典)
(2) 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朗文当代英语词典)
(3) Collins COBUILD Advanced Dictionary(柯林斯科伯高阶词典)
(4) Cambridge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剑桥高阶学习词典)
(5) Macmillan English Dictionary for Advanced Learners(麦克米伦高阶英语学习词典)
(6) Merriam-Webster’s Advanced Learner’s English Dictionary(韦氏高阶英语学习词典)

综合这六本词典,reader的核心意义有四:读者(或“阅读的人”)、读本(或“读物”)、(英国大学的)准教授(正教授底下的高级教师,相当于美国大学的“副教授”)、阅读器(或“读取器”)。另有两个意思只出现在一二本词典,或可视为较不常见的专业意义:(出版社的)审稿人、(美国大学的)助教。显而易见,英文的reader在这文化水平相当的六本英英词典里,找不到“朗读者”的意思。

我们回到reader的源头read,这个动词的基本义是“不出声、静默地读”,所以reader才会有以上的那些“读者”、“读本”等等较为常见之意。当然,read的确也有“读出声音来;朗读”的意思,不过做此解时,后面必须接补语:要不加个副词aloud(出声地),如He read the poem aloud.(他朗读了那首诗),就是加个介词to(给)引导的短语,如I read the letter to her.(我读信给她听)。

查阅更大更全的英文词典,reader确实也能找到“朗读者”的意思,惟此举意味着reader作为“朗读者”来解,是一个相对冷僻的意思。节目的制作单位用了这样一个常用词的罕用义并不妥当,因为绝大多数的英语人士看到reader,并不会联想到“朗读者”。

那么,“朗读者”的英文究竟该怎么说呢?“朗读”与“朗诵”基本同义,意为高声诵读诗文,英文的recite可与之对应,所以“朗读者”就是reciter。《牛津高阶学习词典》(Oxford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给recite下的定义是“to say a poem, piece of literature, etc. that you have learned, especially to an audience”(把所学过的诗歌、文学作品等说出来,特别是说给受众听),这不就是央视节目“朗读者”嘉宾上台所做的事?

六本高阶英语学习词典都收录了recite(朗读;朗诵)这个基础词汇,定义大同小异,不过派生词reciter(朗读者;朗诵者)却只出现在一本,即《朗文当代英语词典》(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这个结果若套用我上述“常见 vs. 冷僻”的论点,似乎自打嘴巴,不过情况并非如此。我们不妨这样理解:词典里词形可推导、意义可引申的派生词,收录与否视情况而定,为了节约篇幅,中小型词典一般不录,越大的词典录得越详尽。以中文为例,“仰慕”为常见词汇,词典必须得收,否则就是失职,“仰慕者”可由“仰慕”轻松推导(“者”=“的人”,“仰慕者”=“仰慕的人”),词典就可以选择不收了。

说文解字,细节或许繁琐,不过结论却很简单。“朗读者”的英文用reader不妥,容易让人误解,以用reciter为宜。作为央视节目名称的英译,首字母大写,前面加上可兼具独特性和普遍性的定冠词,“朗读者”若是翻成The Reciter,不晓得节目组的专家认为如何?

(本文即将刊于《文汇报 · 笔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