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辞典预测将很快过时的单词和短语

在将来,就像你自己经历的过去和现在一样,我们说话的方式可能会发生相当大的变化。随着社会和技术的快速变化,生活记忆中常见的词汇和短语可能会濒临消亡。我们发展得越快,词汇就越快得适应着我们周围的新世界。

最近,作为记者的我在一次采访中采访了一位12岁的孩子。他叫马科斯,我觉得他有点不可思议,但他的同学都认为他平庸无常:他在学校里出柜了。

如今,对于我们这一代的男同性恋者而言,十二岁就出柜真是出乎意料的年纪,但马科斯从不执着于此,因为在学校里人们对于他的公开出柜漠不关心。这让我意识到,对于下一代来说,躲在壁柜里可能看起来越来越奇怪,而“secretly gay”会让其反义词“openly gay”变得多余,我们都只有“gay”。对于“婚后平等”的英语世界来说,前缀形容词openly将看起来像是在描述一个厚颜无耻的或有罪的供述,而不是简单的说出他们自己。

像这样会被忽视的词汇也不多。但是,有些很快失去关联性的词汇将不可避免地会被一些怀旧的人关注到。

对于社会保守主义者来说,他们将提醒自己,曾有那么段时间,当事情不那么复杂的时候:男生是男生,女生是女生,而执拗的人(bigot)也不是问题。对于被发展速率搞得晕眩的技术恐惧者来说,往昔的某个措辞就能唤醒一个更为简单的时代。这种往昔不再是退休的人们忆起“在我的那个年代”而是用的语言,而是三十岁左右的人们使用的词汇,但其中很少是下一代能够理解或关心的。

考虑到这一点,这就是我对我这一生中将会消失的词汇和短语的完全主观预测,当然,也可能同样是你的生活中将会消失的词汇。

下一场工业革命

  • Press,作为新闻记者的集合名词表示新闻界(名词形式也可指印刷机)——这似乎是一种描述媒体的奇特方式,媒体都将会是播放形式或在线形式,不会再用传统印刷机了。
  • Newspaper——其中的paper部分将变得完全多余。预计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我们会看到很多周一到周五出版的许多大报头都将消失。周末版仍将保留——但也行将不远。
  • Taxi driver / cabbie——这样的司机将会冠以公司名头,取代taxi而加上提供出租车辆服务公司的名字。
  • Checkout girl——真是个可怕的词,好像以前的收银员都是女性似的,但作为日常生活的普通组成部分,这样的用词也将消失。
  • Blackboard——那些还记得使用这种大物件的老师们会显得来自古代又很怪异。

技术领域

  • Internet Café 网吧——这个概念在很多地方看起来很奇特
  • Mobile internet 移动互联网——我们将会只有“internet”
  • Buffering 缓冲——将会乐于只在后台最能看到的动词
  • Hang up / dialphone 挂机/拨号——更为多余的动词
  • Tune in 收听——收听什么?
  • TV guide 电视指南——将会是你第一次买电视的指导手册吧
  • Cash point / ATM / chequebook 现金出纳机/取款机/支票簿——不是正在消失就是已经消失
  • Phone booth /answering machine 电话亭 / 电话答录机——真是有趣!
  • Stationary / handwriting 文房四宝/书法——很多人将会感叹这种消失得艺术

社会生活

  • De-friend取消加好友——曾经是社交网站上给某人的一个强烈暗示,现在人们根本不会在意
  • Diva 女名伶——一个很清楚地希望并要求被平等对待的女人将不会再被描述为一位“名伶”,人们将会简单地描述她为一位“woman 女性”。

(牛津辞典)

打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田间小站3群:524223443 田间小站3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