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特朗普那么爱用“very”?

微信公众号:田间小站 | QQ④群:829854202

特朗普用词常常遭到媒体和语言学家的嘲笑,往好听了说,他用词接地气,往难听了说,是没文化。他对修饰词“very”一词的滥用就是一个例子。

  • 特朗普评价美英关系:very, very strong
  • 特朗普评价“特金会”:very, very good

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很显然,“very”的作用是“强化”后面的形容词或者副词。

但是,不论是语言学家还是资深编辑,都一再提醒,要慎用“very”,尤其像特朗普那般“very,very”双连击,在英美文化人眼里,小学生范儿十足。

  • 一年级的小朋友表达“饿了”可能会说:I am very, very hungry,三年级的小朋友可能会说:I am starving.
  • 一年级的小朋友表达“雨下得很大”可能会说:It is raining very hard,到了三年级,他讲话可能会更有水平:It is pouring.

为什么特朗普那么爱用“very”?

新闻界享有盛名的《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曾刊文指出,写作中“very”滥用,大概是写作者找不到合适的词。写作者应努力找到恰当的词,消灭(kill)“very”。过度依赖“very”是写作者无能的表现。说的就是特朗普吧。

在英文读者眼中,“very, very hungry”到底是有多饿并不明确,“very”看似在“强化”“hungry”,实际上让句子显得空洞。

抛开具体语境,“very large”当然比“large”更大。但是,在具体的写作环境中,当你描写一个“很大很大”的事物时,“very large”并不能让读者感受到有多大,而以“enormous”替换“very large”则更简洁、更有力量。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曾说:

Substitute “damn” every time you’re inclined to write “very.” Your editor will delete it and the writing will be just as it should be.
每次想写“very”时,就用“damn”代替。编辑反正会把它(damn)删掉,最后作品将恢复它该有的样子。

马克吐温其实是在奉劝写作者,主动删掉没营养的修饰词,让句子更简洁、更有力量。其实,以马克吐温或者新闻写作的严格标准去审视国内某些英文考试的写作,能有多少及格真难说。

曾有朋友问,“全裸”英文怎么说?我回复:naked。后来,我看到他这样写:He is completely naked.

朋友大概是觉得“naked”裸得不彻底,非得加上一个“completely”才觉得有视觉冲击力。其实,“completely”并没有让“naked”裸得更彻底,因为“naked”本身就是“completely unclothed”,裸得不能再裸了!

“completely”在“naked”面前起不到任何“强化”的作用,只起到一种作用:画蛇添足。

实际上,中国学生常常用一些貌似起“强化”作用的修饰词,实际效果却“南辕北辙”。

比如,

  • I am rather angry.
  • I am angry.

有人觉得加个“rather”才算“相当生气”,其实恰恰相反,“rather”把“angry”弱化了,倒成了“有点儿生气(somewhat angry)”。

类似的例子太多了,天长地久有时尽,此“错”绵绵无绝期。哎,真是令人“very, very”头疼!

打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